暑期档的综艺大战余热波澜渐渐消化,这场大战仍然显示大平台大资本大本钱根深蒂固的统治地位,但仍有一个角落里,菠萝网这样的一棵新木倔强的突破那些钢筋混凝土般的封锁,初见茵茵的绿枝。

不过对于大平台来说,这也应该只是个意外,以往他们的竞争过程中,也出现过黑马,但无一例外,这些黑马尽管一时之间爆发力很强,然而论血的厚度还是耐力,最终都会被他们给拖垮耗死在赛道上。

更何况大平台手上资源那么多,项目如此众,其实并不会在乎一个没有从根本上撼动到他们地位,靠一个综艺有那么点知名度的小破站。

而且在另一个层面上,世界的变故,也在剧烈的进行。

电协的活动部部长罗永尽管没能打压陈一闻这个节目的崛起,虽然丢了些面子和威望,他也倒及时壮士断腕,把已经被骂烂了的王丘同当弃子丢了,公然撇开和王丘同关系,甚至直接开除出电协,这倒不是他亲自的授意,只是既然王丘同带来这么大麻烦,他自然有手底下的人帮他善后。而王丘同哪怕被骂个狗血淋头,知道自己完蛋,但也没那个骨气反过来揭发罗永授意他的事情。

罗永对这件事倒也不如何在意了,因为一场浩浩荡荡的权力争锋正在进行,他全面的投入了进去。

电协向行业垂直整合,向全行业推出中心制计划,这个计划将再度加强电协的权能,以前电协的职权在于对内容的监管,但实际上各家财政,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电协现在垂直整合,要把手伸进各家的钱袋子里面,要求全行业内容生产的大平台和电协共同成立管理中心,所有关于影视内容的收益金流都要通过管理中心,由管理中心作为统一分配,而电协将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以推动文艺作品的繁荣盛世。

无论是电影,电视剧,综艺,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每家公司由电协控制的管理中心将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庞然大物,监控整个行业的运作。这样有很多的好处,也有弊端坏处,现在要多加宣扬好处,坏处的地方,便交给时间来修正,但无论如何,这是电协的大动作,未来的大战略。

谁都能看得到,这个中心的存在,纯粹是真正的把控各方命脉的结点,这个中心一旦成立,那么整体权力都将围绕这个作为运作,谁能够在这里获得足够的地位,才能算站稳权力的脚跟。

而其他各家公司,难道对此不做出反抗?一方面,固然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和集团可以和电协的强大权威抗衡,因为谁都知道,电协哪里单纯是个机构,血液里除了龙脉,还早就有大资本掺杂在其中。也因此大家都看得很明白,表面上看是电协在插手他们的金流,但实际上,规则还是那个规则。好像在保证投资人的利益,避免阴阳合同这种东西,但其实,这些管理中心的人,最终还是由人来监管的嘛。

电协内部各个派系精锐齐出,都在推动,修正游戏规则,以争取自己以最大的身位入场。

罗永也裹挟其中,其实电协内部很难笼统的分出什么类型的派系,电协因为创建者的血脉关系,往后捆绑扩展开了一条条脉络,每个派系都有资本,都有政府能量,都有传媒和喉舌。这些力量绞缠在一起,才形成了电协。

所以罗永已经暂时难以理会陈一闻这边了,只要他在新的中心占据了自己的身位,那时候将获得比现在还要强大的权势,届时行业垂直上下链条的利益权柄都在他手里调度,陈一闻这样的,难道还有任何出路?

风云在酝酿,对于民众来说,这些都离得较远,可在处于相关大潮汹涌涛流中的人而言,甭管你是龙鱼还是巨魾,都能感受到江湖里急遽的漩涡,而身不由己。

对于电协来说,这是旧制的结束,也是新制的开始。

在新制时代降临的这个过程中,这里面当然也还有例外,一些人还是在反抗这个进程。但是一切开始就雷霆万钧,有的人曝出经济问题陨落,有的反抗者在公司里就被夺权,只能黯然退出。而关于光影集团的王向川,突然在主流媒体上密集的曝出一系列问题,譬如作风霸道,行事蛮横,对于手底下的人说一不二,很有江湖气之流。

同时光影集团内部启动调查,对王向川刘启荣账目进行盘查,王向川手头上八大金刚的导演之中,卓虎反目,指控王向川当年在拍摄时审批经费浪费严重,特别是对刘启荣的戏,明明可以用软件解决,却坚持刘启荣的拍摄思路,大笔一挥,给那场大场面批了四千万,对外则宣称斥资八千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