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风二娘听到这句话呆了呆,最后还是身边一个山贼,不,应该是义军小弟给她打手势,问她要怎么办,风二娘这才重新回过神来。

之后她也没再废话,解下伸手背着的硬弓,抬手就是一箭,正射在了那番子的一条小腿上。

后者发出一声痛呼,栽倒在地。

而树上的义军们则发出了一阵欢呼,接着就是什么当家的威武,将军厉害之类的马屁,跟不要钱一样送了上来。

风二娘刚才看陆景秀了一整场,自然也不希望堕了威风,于是很快就又抽出了第二箭。

这一次她挑的是那番子的眼睛,原本是想效仿陆景之前树枝穿眼眶的杀人技巧。

也算是……也算是来一波梦幻联动了。

然而风二娘却是有些高估自己的箭术了,那番子挨了一箭,也知道树上有人,自然会格外提防冷箭。

所以她这第二箭便在那番子的奋力挣扎下落空了。

见到这一幕那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不由为之一滞,风二娘自己的脸颊也有些发烫。

尤其当她看到陆景又捡起插在地上的弯刀,走过去,抓起那番子的头发,轻轻一划后者的喉咙。

那动作就跟屠夫宰鸡一样干净娴熟。

而那被抹喉的番子,扑腾了几下,很快也就不再动了。

不只是风二娘,树上的那些义军也全都惊到了。

心中就只剩下一个念头——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风二娘毕竟是做老大的,短暂的失神后也不再扭捏,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

陆景刚听到动静的时候也有些意外,因为风二娘他们那一伙人所在的位置还挺高的,一般人还真不敢就这么蹦,差点让陆景以为风二娘是什么武林高手。

结果抬头就看到了对方身后的飞索。

好吧,这伙人走得是人猿泰山的路子。

风二娘玩了把速降,稳稳落地,而眼见当家的已经动身,剩下的人也都纷纷下树,不过还是留了几个在树上盯梢,观察周围动静的。

陆景大致扫了下下树的人,发现居然有二十七人之多,再加上树上的,怕是已经超过了三十人。

而且除了风二娘外看起来都很健硕,身上还披了盔甲,虽然五花八门的,至于风二娘……她虽然没有那些个手下那么壮,但是放在陆景前世也是个金刚芭比了。

更别说她背后背的还是一把硬弓,目测超过了两石,对一个女人来说,这臂力当真非常了得。

陆景冲着风二娘点了点头,“多谢将军刚才出手相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