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励吼完后顿时舒坦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仿佛能感觉到皇帝和祖安眼中满满的敬畏之色。

要知道他可是九品巅峰,放眼天下在哪儿都是受人尊敬地存在,哪怕是在京城这种高手如云的地方,他也有着相当的分量。

可就是这样牛逼哄哄的自己,结果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笼罩在这两尊大神的阴影下,搞得像个唯唯诺诺的小瘪三似的,直到这一刻他才找回了平日里的尊严。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怯生生的碧玲珑,嗯,虽然头发白了些,但脸蛋儿是真的漂亮,而且如今这幅柔弱的模样比起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更加有女人味。

其他几个男的都杀了,这个大美人儿得先留着,到时候出了秘境隐姓埋名找个深山躲起来,谁找得到他啊。

实在不行,就在这秘境中和太子妃造人玩不好么,生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呢,嗯,那要看是儿子还是女儿……

这一瞬间他已经想了很多,想到美艳的太子妃,他忽然不那么怕皇帝了。

手中刀直接往赵睿智脖子砍了过去。

就在这时,赵睿智眼中精芒一闪,原本不动的手倏地抬起点在何励额头之上。

何励整个人一颤,然后身体软趴趴地倒在地上,眉心一道血痕缓缓散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神中似乎有些不解有些疑惑,不过终究化作了一片黑暗。

赵睿智缓缓站了起来:“哼,以为我跟你说那么多话真是再求你么,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原本也蠢蠢欲动的两个齐王府死士吓了一跳,急忙跪在地上膜拜:“吾皇神功盖世,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睿智哈哈一笑,霍然回头望向了祖安:“接下来轮到你了。”

祖安陷入了沉默,他也刚刚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了,可是没料到对方恢复得更快。

刚刚他那种狼狈的状态是自己用尽了浑身解数方才勉力达成的,再来一次的话,皇帝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再中招。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阵绝望,皇帝实在是太强大了,不管是瞪谁谁怀孕还是斩仙飞刀或者冰心雪魄,任何一个顶尖高手中其一就会彻底玩完,没想到他同时中了三种却恢复过来了。

谁也没注意到,从不久前开始,他因为战斗受伤流的血已经不知不觉被地面吸收得干干净净。

这时赵睿智一步步朝他走来,似乎是为了让他充分品尝到死亡前的恐惧。

只可惜让他失望的是,祖安的眼神格外平静,甚至连碧玲珑也没有多少害怕的样子,仿佛已经看淡了生死。

不仅如此,两人甚至还深情对视,他们是当我不存在么?

赵睿智头顶似乎都有些冒烟了。

自赵昊的愤怒值+777+777+777……

他决定先扯掉祖安的舌头,看着他痛苦哀嚎,以及碧玲珑惊恐后悔的样子。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连赵睿智都有些站立不稳。

他皱眉望着脚下,发现整个地面开始往两边分裂开来,中间渐渐露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大缝。

两块地面也渐渐开始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一块越来越白,一块越来越黑。

祖安望着地面,忽然心中一动:“这不是太极阴阳鱼的图案么?”

芈骊脸上先是露出不解,继而脸色巨变:“这并非五行大阵,而是五行阴阳大阵!”

祖安正想问有什么区别,场中又起了变故。

只见随着地面裂开,汩汩地下泉水涌了出来,关键是泉水的颜色尽然是红色的,仿佛鲜血流出来一般,在配合着周围祭坛的环境,显得极为诡异。

连赵睿智也停下了脚步,神情凝重地看着这一幕。

“纯阳之血,纯阴之体……多少年了,终于凑齐了。”忽然响起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声音四面八方而来,让人根本分不清是谁在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