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公公有些迟疑:“这样很可能暴露我们埋在齐王府的内线。”

要查清楚齐王的行踪,绝非普通的内线所能办到的,唯有齐王府里最高级别的内线才有可能知道。

可是一旦动用,以齐王府那边的精明,很容易导致那人身份曝光。

好不容易才安插到齐王府那个位置,如果就因为这件事损失掉,未免太可惜了。

赵昊神色一冷:“朕说了,不惜一切代价。”

“遵旨!”温公公心中一凛,显然对方是不惜牺牲那人的性命了。

哎,坐到那个位置又如何,还不是随时成为一颗弃子?

也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

他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缓缓退了出去,临走时还将地上两个小太监的尸体带走,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赵昊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奴才知情识趣,做事处处让他舒心。

不过他心情只好了这么一秒,接下来又是一脸寒霜地望着学院后山秘境的方向,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多年的长生计划功亏一篑!

此时秘境中的祖安心情同样沉重,他心中正狂骂着赵昊这个废物,之前那么牛皮哄哄,结果如今这么容易就被那章鱼怪给吃了?

不仅没拼个两败俱伤,甚至还滋补了对方?让徐福更加强大,那还

打个屁啊。

祖安放弃了继续攻击,而是来到了芈骊身旁守护着,他也没有跑,如今对方刚吸了赵昊的分魂,想跑也跑不过人家。

只见那条章鱼怪一阵扭曲,重新恢复了一个人的形态,紧接着外面的血色液体仿佛凝固了一般,开始出现各种龟裂纹路,然后没过多久这些血痂脱落,露出了里面的人来。

和之前那样五观都有些模糊的怪物比起来,如今他和常人没太大区别了,只不过身形一阵阵波动显示他还没有实体,不知道是和芈骊一样的灵魂体还是什么。

他望着祖安的眼神有些炽烈,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纯阳之体啊,又是超阶资质,实在是天助我也。”

被他目光盯着祖安一阵恶寒,这个死变态,玻璃佬。

芈骊这时候开口了:“徐福,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何是你在这里?还有当年你不是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失踪了么?”

徐福刚吸了赵昊的分魂,此时状态大好,倒也不急着动手,毕竟有些得意的事情不找几个听众分享一下,实在是锦衣夜行,浑身都不痛快。

“当年嬴政让我去找长生不老药,我数次深入茫茫大海,希望能找到传说中的仙山,可是这世上哪有仙?一次次的失败让嬴政对我越来越没耐心,全天下的人都认为我又会徒劳无功,可惜我却在东瀛找到了一种有可能长生的办法。”

“什么!”莫说是祖安,就连芈骊也动容了,这世上竟然真有长生之法?

徐福笑了笑:“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老术,而是某种延缓生命的邪术而已。此术需要大量人的精血来弥补寿元,同时还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体质的祭品,当然最重要的还要有阳年阳月阳时阳地出生的纯阳之体,以及阴年阴日阴时阴地出生的纯阴之体,就能得道飞升,不死不灭。”

说到这里徐福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芈骊:“不然你以为为何嬴政当年明明要对付楚国了,却依然要娶你这个楚国小公主为皇后?你真以为只是因为你是前任皇后的妹妹么?”

芈骊脸色一变,没想到还有这层原因在。

徐福又问道:“你就不奇怪么,为何嬴政娶你为皇后了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碰过你?依然让你保持处子之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