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睿智大惊,他也是彪悍,直接狠狠一口咬了上去,以他的修为,这一口可谓是摧金断玉不在话下。

可惜那触手实在太滑腻了,他势大力沉的一口被表面的黏液卸了很多力,以致很难真正伤到对方,反倒被对方趁机又钻进了些,甚至都到嗓子眼了。

赵睿智一阵恶心,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不仅仅是生命危险,同样是对他尊严的践踏。

他拼命地用双手试图将触手扯出来,可惜他感觉到对方的触手进入嘴里过后,一部分直接化成液体进入他肚子里,然后他浑身的力气越来越小。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触手一点一点往他嘴里伸了进去。

远处的祖安看到这一幕一阵恶寒,要是这种死法,简直是生不如死了吧。

要是我被……啊呸呸呸,晦气。

这时徐福的笑声从章鱼嘴里传来:“哈哈哈,原来是夺舍之人,正好灵魂用来补充我这漫长岁月的损失。”

赵睿智拼命挣扎起来,可惜手脚动作越来越微小,最后归于沉静。

紧接着一个赵昊模样的灵魂体被从他体内勾了出来,看得出他表情极为痛苦,不过被徐福的触手粘在身上,根本无力反抗,只能越来越黯淡,最后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作了点点金光,尽数被那大章鱼吸入了口鼻之中。

“啊~”徐福发出了一声舒服之际的哼声,显然他此时的感觉太爽了。

可另外有人的感受就非常不爽,秘境外京城皇宫之中,赵昊原本正在御书房打坐,忽然脸色一变,然后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如金纸,整个人气势顿时萎靡了一截。

“皇上您怎么了?”两个贴身小太监听到动静跑了进来,看到皇帝如今的样子,纷纷吓了一跳。

赵昊眼中精光一闪,两个小太监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脖子,然后咔嚓一声,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在没有半点气息。

他们哪里知道,自认为的关心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皇帝怎么可能让人把自己如今虚弱的样子泄露出去?

赵昊看都没有看那两个小太监的尸体一眼,而是急忙来到窗边望着国立学院后山的方向,脸色难看至极,自己的分魂竟然灭了!

虽然因为隔着一个世界,他无法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两者同源,分魂的死亡他还是立马感受到了。

他心中惊疑不定,在这之前一切尽在自己掌

握之中,哪怕齐王府的那些安排,他虽然并不知道全部,但有他的分魂在太子身体里,有任何变故都足以镇压全场才对,为何会死?

尽管有新的秘境出现,但他并不认为一个新秘境能威胁到他的分魂。

难道是赵景也到了秘境里?

他急忙喊道:“来人!”

很快温公公便一路小跑而来:“皇上有和吩咐?”

他仿佛压根没看到地上两个小太监尸体一样,他能在御书房这么多年,就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时候不该问,什么时候该进这御书房,什么时候不该进。

这两个小太监还是太年轻了啊。

此时赵昊已经擦拭掉脸上的血迹,同时气势恢复如初,他沉声道:“选齐王来觐见……等等,算了,让我们的内线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齐王到底在哪儿!”

他担心齐王亲自到面前的话,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的状态未必瞒得住他,那样反而增加了对方的信心与变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