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玲珑将东西推了回去,摇了摇头:“我不走。”

祖安有些恼了:“别胡闹,快离开。”

“你之前为了救我奋不顾身,我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抛弃你,大不了一起死就是。”碧玲珑声音虽轻但是极为坚定。

祖安沉声道:“可我留下来是为了其他女人。”

碧玲珑眨了眨眼睛:“她是你师父,若是转身离去,那就是欺师灭祖的卑鄙小人,又怎么会是我喜……喜欢的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呢。”

祖安先是沉默,不过很快哈哈一笑,声音格外的洒脱:“也罢,生不能同衾,死能同穴也不错。”

来自赵昊的愤怒值+666+666+666……

我这个正牌丈夫他妈的都要挂了,你们还在一旁谈情说爱,好一对奸夫淫妇!

他这一分神,眼前的那巨大触手有些阻拦不住了,缓缓地朝他的脑袋逼近。

他心神一凛,急忙专心致志抵抗,可惜对方的触手上尽是黏液,入手处滑腻无比,他很快发现自己抓不住了。

这时候祖安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碧玲珑询问

道:“我们帮哪边?”

皇帝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好歹说也是个人吧,这个血色的章鱼是什么鬼?

可不管双方谁胜胜负,自己一行人多半都死定了,她想了一半天也想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办,只能求助祖安了。

祖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剑往那大章鱼冲了过去。

碧玲珑暗暗点头,其实她也更认可这个方案。

赵睿智如今毕竟已经重伤了,他如果胜了肯定是惨胜,伤上加伤自己未必怕他。

反到是徐福这个怪物实在让人发憷,完全不知道他的根底,他如果胜了赵睿智,必定还保留着大部分实力,那绝非自己能对付的。

更何况芈骊还被他的古怪大阵给困着呢!

看到祖安往章鱼怪冲过去,赵睿智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如今他真是要山穷水尽了,有这家伙帮忙,好歹能分担一点压力。

他心中甚至闪过一丝念头,若是他能助我杀掉这个章鱼怪,之前的仇怨大不了一笔勾销。

他对碧玲珑根本谈不上爱,单纯只是男人的占有欲而已,送给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便被他无情掐灭,此子有反骨,留不得,等会儿我们一起搞定这章鱼怪后,趁他还沉浸在合作的状态中,一定要突然出手,否则以等会儿我的状态,未必能那么轻松杀掉他。

对方修为虽然不高,但身上各种独特的技能实在太多了,饶是他也有些后怕。

他正想着这些,忽然注意到那章鱼怪分开了另外几根触手往祖安抽去,他暗暗冷笑,这章鱼怪实在低估了祖安的实力,这几根触手又哪里挡得住他?

可就在这时,祖安却并没有直面那些触手,而是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数十张外,全力一击往地面的阴阳鱼图案轰了过去。

赵睿智:“……”

我干你娘!

这家伙压根没打算和自己合作,而是让自己来消耗这个章鱼怪,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祖安抽出了40米长的火焰刀,可惜地面的阴阳鱼一阵波动后又重归平静。

徐福肆意的笑声传来:“没用的,这大阵既然开启,又岂会被凡力所破坏。”

与此同时,他控制着那些粗大的触手猛地往前一攻,赵睿智再也支撑不住,眼睁睁看着那条触手直接伸到了他嘴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