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睿智身上金光一闪,瞬间扯掉了身上数条触手,可惜那大章鱼触手实在太多了,扯断后又马上重新生成,仿佛无穷无尽似的。

赵睿智心头有些发毛,全盛时期他自然不惧,现在却有些力有不足,退意就更浓了。

他扬起手臂,爆发出阵阵金光,将周身的触手尽数斩断,然后身形快速往后飞退。

就在这时,两条极为粗大的触手忽然缠住了他的手臂。

他奋力挣扎,可这两条粗大的触手根本不像之前那样一扯就断。

就在这瞬间功夫,无数红色的触手将他团团缠住。

然后那巨大的章鱼怪忽然射出第三条粗大的触手直接往他脑袋击去,如果被击中了,哪怕修为高如皇帝,恐怕也会命丧当场。

赵睿智大吼一声,两只手臂硬生生拖着触手合拢,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迎面而来的触手。

他头上青筋暴露,显然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那巨大的触手一时半会儿也前进不了,双方陷入了僵持阶段。

一旁的几人看得目瞪口呆,碧玲珑忍不住回过头去,一副烦厌欲呕的样子,连芈骊也是连连皱眉,显然女孩子天生对这种黏黏的触手怪物有一种恐惧心理。

祖安相对来说好很多,毕竟前世经历了大量触手系里番的洗礼。

不过他不明白,徐福好好的一个方士为什么会化作章鱼怪?

他忽然想起之前芈骊提到徐福长期出海给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中途击杀过巨大怪鱼,还找来了人鱼族女皇还是公主来着?想来一生大半时间都在和大海打交道,有一些海族相关的技能也不足为奇。

不过他现在没空关心这些,而是一手抱起碧玲珑,一手搂着芈骊先离开这个地方。

如今两个神仙打架,他不趁机逃走,等着他们分出胜负再来收拾自己么?

感觉到他的手搂着自己的腰,芈骊柳眉微微竖起,不过她有足够的理智,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反而让魂体更凝实一些让他更好抱。

祖安施展大风迅速往外跑去,一旁的章鱼怪似乎看到了这边的情形,不过它如今忙着对付赵睿智,倒也分不出精力阻拦。

祖安心中一喜,他已经跑到了门口,几个呼吸时间,他就能离这里远远的,到时候什么徐福什么赵睿智,谁找得到他。

就在这时,怀中的芈骊忽然传来一阵闷哼,祖安回头一看,发现她的身影忽明忽暗,表情更是痛苦不堪。

“怎么了?”祖安大惊

失色。

芈骊皱了皱眉:“我被这里的大阵吸住了,恐怕是走不了了,你带着这丫头先离开吧。”

她修为虽强,但是因为是灵魂体,所以会被一些特殊的东西克制住。

显然这个五行阴阳大阵就是这样的类型。

祖安沉声道:“留在这里你不是死定了么?”

她如今被大阵压制的状态,动弹都很难做到,留下来肯定只有一死的。

芈骊淡淡地说道:“反正活了这漫长的岁月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这里这么多故人,还有这熟悉的宫殿,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她的话,祖安不禁生气了:“胡说八道!你不是还有我么!”

芈骊一怔,眼神有几丝复杂,不过她还是说道:“你留在这里并没有意义,只不过是一起死而已,快走吧,外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你呢,不要让她们伤心。”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自然清楚他那一屁股风流债。

祖安没有再理她,而是拿出一系列伤药以及以前收藏的一些武器法器递给碧玲珑:“你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藏起来,等着我来找你。”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等到我,这个秘境终有一日会重新开放,到时候你找到机会逃出去,到了学院后山你自然就安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