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林绘锦的智慧。

只有小孩子,才需要直接的告诉他这不行,那不能做。

但是大人,则是要他自己选择利弊。

他知道在王府后院修建游乐园和小孩城,肯定会对青禾有所影响。

自然为了青禾,清月就不会在后院修建这些。

他知道顾侧妃教不好青禾,就肯定会找一个能教的好,也能养的好青禾的人。

那这个人是谁?

目前的人选就是林家小姐林欣儿,至于林欣儿究竟能不能胜任青禾的母亲,那当然还需要云清月自个儿去做进一步了解。

想要尽快的了解一个人的办法,那当然就是多多接触咯。

“儿臣知道了!”云清月沉吟片刻,看了一眼埋头苦干扯娃娃耳朵的青禾,起身道。

“那明日,你与顾侧妃一道前来将青禾接回王府吧!”林绘锦唇角露出一抹轻松、愉悦的笑容。

尽管青禾身边有奶娘有元嬷嬷还有不少的宫女,可是终究她是青禾的祖母,需要她操心的事不少。

“是。”云清月应声。

自打顾侧妃将青禾接回王府之后,王爷去听雪阁的日子也勤了不少。

这无疑不给了顾侧妃一种错觉,那就是她重新又回到了在广陵时的风光。

再加上,顾侧妃的性格本身就很张扬,爱好虚荣。

之前因为青禾一直养在宫里,她不得不委曲求全,装作一副温柔慈爱的好母亲样子,每日都进宫给太后请安,陪伴在青禾身边。

大抵是因为这种日子过得太久,太压抑了。

这不前几日还跪在太后面前哭的凄惨不已,诉说自己的委屈,这才将小公子接回王府不到十日的功夫,就立马蠢蠢欲动,要释放自己的天性了。

首先京城达官显贵、命妇小姐众多,但是任你再高的门庭,再大的权势,那也是越不过奉亲王王府的。

想想顾侧妃的爹,哪怕是坐到广陵最大的官,可是到了京城,却是连根头发丝都算不上。

可是偏偏她一个广陵外官的女儿却坐上了奉亲王王府顾侧妃的位置,生生的压了那些京城显贵小姐一头。

这要是换做是谁,都会控制不住的得意,迫不及待的想要显摆。

也更是想要看看京城那些诰命夫人、小姐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给她行礼,唤她一声侧妃娘娘的样子

那可谓真是极大的满足了顾侧妃的虚荣心。

这不仅仅是一种虚荣心,更是一种权利、地位的象征。

任谁都想要踩在别人的头上。

这不这边瞌睡刚来,那边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太后将孩子送回王府抚养,而王爷又时常前去听雪阁,不明缘由的人,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这位顾侧妃有些手段,颇得王爷的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