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地狱之门,黑暗重新来袭。

脚下是一条羊肠路,而羊肠路的下面则是万丈深渊,滚烫的岩浆热焰正跳动着赤色的火舌。而抬头,尽是一根根倒插在岩壁上的冰锥,好像随时都会落下,戳开人的头颅。

一般的小鬼,到了这里,哪怕是一失足,恐怕都会尸骨无存。

就沿着这条凶悍的小路,一路蜿蜒而下,便依次是拔舌、剪刀、铁树诸多地狱了。

我们三个顺利进入了拔舌地狱,不过,这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

镇守地狱的阴兵和恶鬼一并消失了,巨大的地狱之中,只有呼呼的风声,还有那些挂在火焰上已经炙烤成干的舌头们……

继续往下走,剪刀地狱、铁树地狱、蒸笼地狱,一直到了第九重的油锅地狱。情况都是如此。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啊!”岳敖道:“真的是难以置信,九层地狱无人,这得让多少人间的败类有恃无恐啊!”

苍颜道:“所以啊,冥界不能乱,轮回的体系也不能乱。无论如何,都必须早日终结这场旷世持久的混乱,否则,遭殃的一定都是那些好人。而且,不得不说,地狱形同虚设,阎罗难辞其咎。”

我一笑道:“你们真以为阎罗把这些恶鬼放掉了?”

“难道不是吗?”岳敖道:“咱们可是亲自眼见,这一路走来,一个在押的恶鬼都没有。”

我正色道:“那是因为,阎罗也没办法。当初五行军攻入天界,五大都督几乎带走了所有精锐,阎罗城只有老弱残兵万余人。其他冥间的鬼兵都在吴杨超手中,此人收罗了各路降兵,组成了如今冥界唯一的大兵团,入主酆都,而阎罗连根耗子毛都没捞到。阎罗要想维持冥间的秩序,那就得组织自己的力量。他以自己当初的家臣为各路阴帅,以差官为将,最后,将这九层地狱的恶鬼摇身一变,成了阴兵。”

“卜爷,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岳敖问道。

我笑道:“在你们从牝光中还没出来之前,我曾经不止一次和阎罗现在的手下交过手。他那些所谓的阴帅和阴将,几乎不堪一击。后来才知道,都是他过去第五殿的旧臣。”

“难怪夜摩天罗还没打进来,他就主动跑掉了,如此乌合之众,确实不堪一击。尤其是那些恶鬼,在地狱之中久受酷刑,对阎罗定是心怀不满,以这些人为兵出战,搞不好就得临阵倒戈。说实话,也真是难为阎王了!”苍颜苦笑道。

“是啊,所以他对我来说,最多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他还算不上坏人,于我也没有深仇大恨,因此我才不会和他计较生死。”我看了看脚下的熔岩火焰,继续道:“不过,过了九层半的光就居之后,从第一层地狱开始,恐怕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为什么?”岳敖不解道。

我道:“按照规矩,上九层地狱所关恶鬼,就算穷凶极恶,也有轮回之可能。而下九层的恶鬼,则是罪大恶极,绝无宽恕之徒,所以,阎罗就算无奈之下用了昏招,他也不会启用这下九层的恶鬼的。用了他们,那才是放虎归山。”

一边说着,我们便坐着悬空梯,从光就居而下,直接进入了第十层血池地狱。

和我意料的一样,我们刚一落地,还没站稳,嗖嗖嗖便闪出了几个鬼影。这几个影子并不直接上前,而是一阵风一样围着我们打转,一口口的阴煞之气,骤然让我们的周身寒凉如冰,明显这是戏弄之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