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来陆萦逐渐被对方带来的恐惧给压垮,她身子很轻微的颤抖起来,她无法控制自己内心,而紊乱的内心更导致了她的身体也变得不受控制……

祝明朗看着暗掠筝龙长者的反应,暗掠筝龙长者显然已经识别出了陆萦为活人!

陆萦活不了了!!

没有人可以救她……

祝明朗内心同样备受煎熬,但他知道自己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他必须闭上眼睛,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情况下是没有资格去救别人的……

倘若是找到了那百万年之木,能够让玄龙蜕变,祝明朗绝不会有一丝丝犹豫,但他清楚自己绝不是这两头暗掠筝龙长者的对手,尤其是那头体型更大的,极有可能是上位龙君,魏桓也很难从它的爪下活下来。

“滴答~”

“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就在祝明朗以为那是陆萦的血液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时,身体的肌肤上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冰凉,冰凉的轻微的东西正落在自己身上,似乎还落到了其他地方。

祝明朗这才睁开了眼睛,他第一时间看向陆萦的方向,却没有看到那残忍的画面,陆萦依旧站在那里,身体也有非常轻微的颤抖,但她没有被咬碎……

雨一滴一滴的落下,落在了陆萦的身上,也落在了暗掠筝龙长者的身上,更落在了那些翠绿的叶子上,并发出了一声又一声如琴弦一般的声音,悦耳美妙,动听至极!

雨再平常不过,但这一场午夜的雨,每一滴雨点都像是救世的小精灵,雨声明显打扰了暗掠筝龙长者的专注,使得它无法分得清过于细微的心脏跳动之声。

可以看得出,暗掠筝龙长者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

当它感受了雨点落下,再俯下身体去听陆萦的心脏跳动时,却又觉得陆萦跟寻常的草木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试着咬一口这种事情它们不会去做,榕林草木那么多,难不成都去咬一口,何况草木有毒,随便咬一口的代价可能很大,它们筝龙又是肉食者,吃一口草都觉得恶心!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雨势开始变大,雨声也越来越响,这是一场午夜阵雨,也不知是哪位神明向天祈福而来!

雨中所有人站立在那,明明被浇得一脸狼狈,却都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

暗掠筝龙长者的獠牙轻轻的摩擦着一株矮木桩,在失去了对心脏跃动的辨别声之后,它开始觉得木桩也是一个活生生站在那里不动的人。

除了听觉,它们的其他感知能力非常的差,一株矮断木都和人相差无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