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室离开,左右又有许多类似的石室,看陈设应是地牢。可是出去的路上非常奇怪,竟没有发现一个守卫,那些牢房也都是空的,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待接近出口时,那出口的大门也是洞开状,外头一片漆黑,而且愈是接近,一股奇怪的味道就愈是浓郁。

诡异的情状,从森冷冷的杀机浸入开始弥漫。燕离面沉如水,快走几步穿出大门,眼前的情景,让他的眼睛更加的空虚和忧郁。

这是一处圆形的山谷,约莫二十丈方圆,地牢的大门开在南面,北面是山谷的入口。在山谷之上,是层层直通天际的仙云,仙云里掩映着一座座气派非凡的宫殿楼阁,宛然一个个隐于世外的渊渟岳峙的高德大士;但是那份仙居般的静谧与祥和,却被如血的残阳破坏,乍一看,整座仙山如同妖云弥漫,仿佛随时会有妖魔大军从血云里冲出,肆虐仙境。

山谷里横七竖八趟满了尸体,燕离敏锐发现,那些尸体多是身首分离,尽皆死不瞑目。

“我们要立刻离开这里。”他走到一边去轻拍陈毓秀的后背,并取了净水给她漱口。

陈毓秀哪还会反对,一面漱口一面紧跟燕离。离开山谷,却只有一条上山的路,愈是走,就愈是接近那些宫殿楼阁。

这一路上,仍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每隔十几步就有几具尸体,周边什么声音都没有,整座仙山都沉浸在一种死亡般的静默里。

“燕大哥,他,他们的血还未凝固。”陈毓秀脸色惨白,像是生了大病一样。

血未凝固,说明才死不久,二人在地牢里却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他们应该都是龙象山的弟子,负责守卫地牢。”燕离沉默许久,才缓缓道,“有个用剑的高手,把他们全杀了。”

“只有一个?”陈毓秀吓了一跳。

“只有一个。”燕离肯定道。

陈毓秀兴奋道:“难道是燕大哥的朋友?”

“不可能是。”燕离道。

“那会是谁?”陈毓秀道。

“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燕离停在一具尸体的旁边,眼里的阴霾愈来愈深。

“怎么死的?”陈毓秀道。

“藏剑诀。”燕离道。

“藏剑诀?”陈毓秀才刚恢复一丝血色的俏脸再次发白,眼神从思索逐渐变为深深的恐惧,“当世掌握‘藏剑诀’的唯有剑庭藏剑峰门人,他们不可能对同为九大的龙象山弟子下这等狠手,就是说,有,有人要陷害燕大哥!”

“这就是苏星宇非要带我来龙象山的缘故。”燕离冷冷道,“他与李汝良背后的组织相勾结,应该是为了龙象山最大的权柄。”

“燕大哥是说他图谋掌教之位?”陈毓秀惊惧道。

“唯有掌握一个道统的最大权柄,他才有机会报复燕十一。”燕离道。

“可是,发动这等规模的反叛,那个组织应当收买了足够多的人手。”陈毓秀似乎有一种特质,越是险境,头脑越是清晰。她从恐惧中脱出,仔细分析道,“即便栽赃燕大哥,坐实燕大哥与那个组织勾结,最多也不过坏掉燕大哥的名声而已,对于掌握龙象山并无实质性的帮助,苏星宇何必费这样大的力气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